1200X50横幅.jpg
“89问”逼退木瓜移动 科创板才没你吴淦想的那么好上
2019-07-10 17:14:58  来源:腾讯新闻  
1
听新闻
“89问”逼退木瓜移动 科创板才没你想的那么好上 2019.07.10 17:07:20新浪财经-自媒体综合

来源:首席科创官

在科创板打新盛宴开启之际,木瓜移动却主动撤回申请材料,被标上“科创板IPO失败首例”的注脚。

7月8日晚,上海证券交易所发文称,科创板受理企业北京木瓜移动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主动撤回了发行上市的申请,上交所按照规定同意并终止其科创板发行上市的审核。

从3月29日申请科创板获受理,到7月4日主动撤回申请,在这101天里,经历过两轮问询的木瓜移动为何“主动”止步于IPO门前?上交所的询问究竟戳中了他的哪些痛点?科创板IPO终止首例背后又给未来申报科创板的企业带来哪些警示?

四大问询重点

根据上交所公布的审核流程轨迹,受理期间,木瓜移动曾先后于4月11日、6月4日收到上交所出具的两轮分别高达69个和20个问题的审核问询函。

首席科创官梳理,这些问题主要集中在木瓜移动的业务模式、核心技术、持续经营能力及信息披露四个方面。

业务模式:究竟是一家什么公司?

木瓜移动在招股书中,自称为一家“靠自主研发技术进行大数据处理分析”的公司,甚至还可以调用“全球大数据资源和大数据处理分析技术”提供“海外营销服务”;在经营模式上,木瓜移动也表示其可以一边“对接全球媒体流量资源”,一边“对接中国数以万计具有出海需求的新经济企业、开发者和媒体”。

上交所注意到,对于自己业务的描述,木瓜移动出现了前后矛盾的情况。

此前挂牌时,木瓜移动对自身主营业务的表述是“移动数字营销和移动游戏的营销运营”,并且2016年度游戏业务毛利占比仍超过30%;但在此次申报科创板时,却“变身”为依托大数据技术的海外营销服务商。

对此,木瓜移动称是由于在2017年7月进行了移动游戏业务的剥离,同时将营销业务结合技术、客户等特征进行的进一步细化表述;并表示这“不属于重大信息披露违法,不构成本次上市发行的法律障碍”。

又例如在针对上交所第一轮问询时,木瓜移动回复称未从事广告内容制作相关业务,但在核心技术的表述中,却给出了“帮助客户成批制作广告素材”的说法。

针对这些行为,在两次问询中,上交所都要求木瓜移动充分说明和披露其对于自身行业定位是否准确,并且希望后者使用浅白易懂的语言直接、准确地披露其核心技术在向客户提供海外营销服务时所发挥的作用。

科创属性:科技含量到底几何?

对于科创企业而言,研发费用的占比是一个重要的观察窗口,木瓜移动此前也因研发投入偏低而饱受质疑。

2016年至2018期间,木瓜移动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却分别仅为4.94%、1.20%及0.71%;此外,在专利申报上,木瓜移动目前仅拥有1项美国专利,而国内专利更为空白。

值得注意得是,不到1%的研发投入也成功让木瓜移动垫底科创申报企业,截至7月8日,科创板申报企业共有144家,木瓜移动的研发费用率妥妥排在了倒数第一位。

具体而言,招股书中,木瓜移动自述为一家“依靠自主研发技术”进行大数据处理分析的公司,那这些“大数据”到底来自何处?是否来自“脸书”、“谷歌”等平台?如果是,这些数据的获取是否有壁垒?别的公司能否轻松获取?都是上交所反复询问的问题。

上交所还直接要求木瓜移动说明具有什么样的核心技术,并且要求后者结合报告期毛利率变动趋势、研发投入情况、同行业可比公司技术水平等进一步披露公司核心技术是否具有先进性、能否有效转化为经营成果。

成长空间:持续经营能力如何?

木瓜移动的持续经营风险也受到了上交所注意。

据木瓜移动的招股书显示,其在2016年到2018年期间的第一大供应商都是Facebook。其中,2017年来自Facebook的采购金额为18.77亿元,占比木瓜移动的营收达87.81%;到了2018年,来自Facebook38.07亿元的营收额占比更是攀越至91.99%。

上交所在问询中指出,该采购占Facebook亚洲收入和广告总收入的比重较低,相关合同条款对木瓜移动业务的可持续性亦存在不利影响,但后者却并没有在申报稿招股书的显要位置充分揭示这些情况对公司持续经营能力的不利影响。

首席科创官则注意到,严重大客户依赖背景下,更是有着毛利率下滑、应收账款快速增长等连锁反应。

其中,近三个财年,木瓜移动毛利率分别为20.31%、6.24%、4.38%;应收账款则分别为2.53亿元、7.57亿元、10.15亿元。

信息披露多存疑

除了上述几个问题被重点提名之外,上交所在问询函中还表示出,木瓜移动多处表述的准确性有待核实。

比如,木瓜移动在招股书中称,截止到2018年末,其在出海大数据营销产业中处于市场领先地位,在“脸书”的媒体渠道出海营销收入排名前两位,在谷歌媒体渠道出海营销收入排名前5位。

但当上交所问询到上述排名统计的数据来源、口径是否属于行业公认的排名指标时,木瓜移动却回复称,上述数据源自于与脸书和谷歌的访问,并没有公开权威的互联网营销行业排名和市场容量等信息。随后,还对招股说明中的上述披露进行了修改。

类似含混不清的信息披露问题还有不少。又如木瓜移动在审核问询回复中披露了公司2018年向Facebook的采购金额占Facebook亚洲收入的21%,而这一数据与Facebook在交易所公开披露数据测算的结果不一致。

总体来看,在环环相扣、层层递进的两轮问询中,木瓜移动在涉及自身业务定位、科创属性、成长空间及信息披露等方面的作答都没有说清楚、讲明白。

对于它的“临阵脱逃”,不少业内人士对首席科创官表示“并不意外”。

“监管层对于申报科创板的企业无论是从信披还是科创属性都是严格把关”,中国市场学会金融学术委员、东北证券研究总监付立春对首席科创官表示,“如果企业或者机构带着侥幸心理去申报的话,恐怕会对公司未来形象、发展带来不利影响”。

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的初衷就是要以信息披露为核心,在多轮问询的的基础上,不断突出重点、聚焦问题的过程也是督促发行人及中介机构真实、准确、完整地披露信息的过程,更是震慑欺诈发行、便利投资者在信息充分的基础上作出投资决策的监管过程。

值得注意得是,尽管木瓜移动已经撤回申请材料并终止审核,但如果信息披露被证实存在违规,相关责任人的法律责任并不会因此被减免。

而此次木瓜移动的终止申报,对市场无疑也会起到一定的警示作用。未来,在交易所“无微不至”的问询下,你认为还会不会有更多企业选择“自行离开”?

标签:你想,木瓜,科创板才没
责编:
伊朗仍微笑局长杨达才对核问题谈判持开放态度下一篇